长鹿角的F

关于我

史诗级说唱历史大战里看到这句,只想说:

我们看的是一个托尔金写的书吗???😂狒狒呢?芬熊呢?大梅三五卡四双胞胎小熊宅熊小白氧气还有那么多死掉的精呢???

考前摸鱼

我实在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个感性的人。这部分我似乎经常改变。

看电影的时候,由于视觉、听觉上受到双重刺激,而眼前人类的面孔和其他特征极为明显,再加上情感丰富的配乐,因电影而落泪是时常发生的。看漫画的时候,少了配乐,但精妙的分镜和翻页带来的转折悬念感,也两度引我垂泪。

但是因小说而哭泣,而哀伤,这倒是头一次。

也不知是因为,我喜爱的小说皆有宏大的背景,不以刻画人物为主,而重在表现时代与历史感,还是小说这种媒介不能以画面方式直观呈现场景,所以自行构建画面的过程中,情感的影响力随之减弱,总之,写在纸上的纯粹的文字更不容易打动我。

但是这次是例外。这个故事如此之长,这段友谊如此之长,永生之人与短命之人的诀别,竟是这般的——充满痛苦。

真正读书之前,我对丹尼尔·奥利瓦(让我们省去那个“机”字吧)早已略有耳闻。虽说仅限于他长得很帅,且和以利亚·贝莱有牢不可破的情谊——我可没武断地将这种感情归类为“友情”,请注意——但这两点,和他默默守护人类两亿年的功绩相比,我认为同样重要。

对于贝莱,丹尼尔并非一直是“丹尼尔”:“它”原先只是“机·丹尼尔”,一个机器人,一个不具备生命和感情的……物件。他厌恶他,怀疑他,不能忍受机·丹尼尔比他优秀这个事实; “那种东西?住在我家?!”是他的反应。

在《裸阳》中,贝莱与丹尼尔重聚。初次见面贝莱就已激动的无以言表——上一秒还对这个 “太空族”万分不屑与冷漠,下一秒看清来者后,就几乎忍不住要和对方热情相拥、 做出一切“老友久别重逢后会做的疯狂举动”——有那么一瞬,竟然还萌生了作者称为 “金兰之爱”的情感。他却还是控制住自己,提醒着自己,丹尼尔只是个机器人,我不能像对人类那般对他。然而,这个念头也不是那么根深蒂固。与丹尼尔共事的模式似乎与原来大相径庭:他有时还是对丹尼尔的过度保护欲感到生气,有时还是将他使唤来使唤去,而当他利用机器人“只讲逻辑不讲理”的缺点成功制住丹尼尔的时候,更是因此沾沾自喜。但有一样东西却变了——在《裸阳》中,凡是第三人称提及机器人·丹尼尔·奥利瓦,一律没有使用在上一部里绝不会落掉的那个“机”字。

是丹尼尔,不是机·丹尼尔。

我深信这是作者有意为之,以展现贝莱在种种经历后的改变,为他在人类——地球人——殖民太空事业中作出的贡献埋下伏笔。然而,本质上,这是贝莱对丹尼尔的 “金兰之爱”的体现;他将他当做朋友,而不是一个随时可能替换掉自己的、该死的机器。

对于一个身边有文森·巴瑞特这样鲜活例子、还深知集体农庄的令人作呕的地球人来说,这是多么大的改变!一开始,贝莱甚至讨厌吉斯卡,只因为吉斯卡让他想到,丹尼尔也是个机器人,也只是个机器人。

 “机”字代表了不平等,代表了隔阂,代表了厌弃;这些,在提及丹尼尔的时候,统统不要。

他因为见不到丹尼尔而黯然伤神;他对丹尼尔的珍视超过他与嘉蒂娅的情感,甚至甚于父子亲情;他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只为了临死前能见到丹尼尔那鲜有表情的面孔、听到他那几无波动的声音——耶和华啊!多年前的以利亚·贝莱一定会这么说,耶和华啊!他——不对,是它——只不过是个机器人!

但不是这样。贝莱愿为丹尼尔履行 “第一法则”的内容,而他可曾对其他人有过类似的情感?他用最后的气力开导丹尼尔,宁愿自己孤独的在黑暗中走完一生,也不愿丹尼尔,因为对他的死亡束手无策,而受到伤害。

“不管是不是真人,你在我心中,永远有特殊的地位。”

那是真正的友情吗?我无从得知。最初,说不定,只是第一法则要求机·丹尼尔对贝莱的友谊回以同等的热情;但随着两人共处的时间持续增长,我愿意相信,丹尼尔已经将贝莱当做了他的“以利亚老友”——不再是 “伙伴”,不只是那种两人在空间层面的相伴;而是 “老友”,那种自内心深处产生的感情,那种不因空间或时间而易、与机器人三大法则全然无关的精神层面的羁绊。

以利亚·贝莱,让丹尼尔·奥利瓦超脱出正子径路的数学,让一个机器人有了情感。

而过了两百年,丹尼尔·奥利瓦还是不愿忘记他。

而过了两万年,丹尼尔·奥利瓦还是没有忘记他。

埃舍尔

《净土》

有参考

原来用的其他名字,后来后悔了但是改不了_(:з」∠)_

起名废的痛苦唉π_π

标签:绘画 半原创

忽然想到,既然中洲是个平面,那Gondolin夏日之门日出的时候别的地方也一定是日出。

于是想到lotr里,绿叶那句Red sun rises, blood had been spilled last night.

他可知,两个纪元前,另一个Legolas,也仰望过同样的血红。

只不过,撒下的不是敌人的血。

画得如此宜人……

Insomnium
The Promethean Song

No redemption from the skies,
No response up from heavens,
No relief will ever come,
From beyond this realm.

For the spirits in their halls,
Will turn away their glance,
Hearken to the songs of the stars,
Consider the weight of time.

对于他们来说,救赎与宽恕永不会来,连时光都是沉重无比的。

这就是诺多。

今天元宵节吗?啊那么元宵节快乐,我先写作业去了!

继续沉迷失眠中……

Insomnium
One For Sorrow

沉迷金属的同学给我推歌,结果!
这是一篇虐心的双梅……心疼二梅,永远徘徊在海边,兄弟和朋友都离去了

旋死,慎入,词写得很凄凉也很美,超级有意境!

自习课的随手涂鸦

© 长鹿角的F | Powered by LOFTER